卓夢酒莊 現代言情
他雖是商界名流,再神通也念不了兒子的“緊箍咒”,只好狠踩剎車,將少爺病兒子打回原廠模式。“少爺病”纏身的他,性情高冷的從云端到囹圄,從自負到自廢,卻不改桀驁不馴本色。“她是草根,披掛戰衣征戰商界、單打獨斗的的她,是男生眼中的墨爺,更是闊少“天敵”。與卓少近身對攻,闊顯2500智商高能,小虧大贏,出招必GET對方酥麻痛,臣服裙下,交出真心……
打賞
收藏
8月期間打賞這本書全額歸作者活動
蕭靜蕭然

李靜,女,1970年生,吉林人,現居吉林市。有17年一線新聞采訪的記者生涯,拿獎拿到手軟。

改行寫小說起,先后發表《狼煙玫瑰》《狼諜》等諜戰類網絡小說,其中《狼諜》入選愛奇藝騰云網劇。

2018年與中視閱讀簽約出版15萬字小說《問罪》。

2018年10月在書海小說網簽約46萬字刑偵小說《算計》,已上多個渠道推廣。

2019年在書海小說網再創新作,IP向新書《卓夢酒莊》,正在火熱連載中。

接到編編的QQ留言,立刻、馬上有種受寵若驚的存在感,答應的可痛快了! 可坐筆記前電腦前,腦殼有點大,有種寫年終個人總結、不可描述的錯覺。 簡歷一句話就能概括:從事一線新聞采訪17年,全國、省、市好新聞拿了一個遍。 疑似很牛吧!講真,沒多大感覺。這類獎項,沒獎金,連個紀念水杯都沒有,只有一紙證書。可領導安慰說,這紙榮譽是花多少錢也買不來的。好吧!笑出脫離物欲的微笑。

改行寫小說之初,以為豐富的閱歷能比旁人成神快點,可骨感的現實教育了我,醒醒,面對現實吧! 都是碼字,差別不是一般的大。舉個小例子,曾經采寫警方破獲一起跨國勒索綁架案,整版的通訊,不過四千余字。可如果寫成小說,不能翻江蹈海、添油加醋寫上十幾、二十幾萬字,死不瞑目那種。這就是差距。視角、體量等等完全不在一個量級。 此處內心獨白,記者的從業經歷是優勢也是劣勢。 很早就手癢想寫小說了,誰還沒個成神的夢想。不止一次,沐浴凈身、手捧新沏花茶自問,筆名都起好了——蕭靜蕭然,可寫嘛?

看過《麻雀》和《偽裝者》后,受到一萬點刺激。說點不該說的,我認為民國那幾十年是上世經最精彩的橋段,沒有之一,更不接受反駁。 于是在創世發表的第一部網絡處女作《狼煙玫瑰》。撲了,姿式十分難看。 可學到的東西也最多,環境、神態描寫、人物設定、情節設置等等。切實感受到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不是一回事。

最重要的是找準自己的定位。寫不了百萬以上的無線風,也寫不了肉肉文,更何況嚴打呢!只能定位在IP向上。 講真,IP向有點小眾,較無線風簽約難,要求高,成神,想想就得了。 第二部還是諜戰——《狼諜》,69萬字。在愛奇藝軍事小說版塊,點擊、粉絲數都行二。怎么這么二?入選了云騰網劇,被北京一家公司簽了,能不能拍成網劇,也不知道、也不敢問。

寫了兩部諜戰,要吐,必須換題材。期間讀過兩本紙質小說。紙質小說作者的功底還是可圈可點的,于是想挑戰。因有政法系統采訪經歷,于是主攻刑偵題材。 20萬的《問罪》最后硬修成15萬字。這部小說最大的收獲在于能與編輯一對一進行磨合探討,劇情設計上得以二次提升。 《問罪》中有一個反派,個人認為很是出彩,只可惜出場不足三萬字,就被寫死跳天臺了。 因意猶未盡,才有了在書海發表的第二部、46萬字的刑偵小說《算計》。依舊特別喜歡這個愛到極致、恨到入骨的大反派,在某種程度上甚至超過了男主。 運氣有點背,當下諜戰和刑偵正值嚴管,IP向更不吃香。也不好、也不讓多說什么。 前四本小說的共同之處就是全都在籠罩著陰郁、陰謀、陰險的氛圍之中,有點煩了,揮刀“自宮”做一次徹底的了斷。 第五本《卓夢酒莊》都市勵志題材,正在書海連載中,絕對歡脫搞笑,算是又一次挑戰吧。

穿著旗袍的小女子嫵媚一笑,搖著搖手中的粉色帕子,客官,約嗎?保嗨。

大乐透2006年走势图